封狼居胥

#瞎几把乱写系列

天色已晚 尚为冷清的市场
不断有拉着水产的三轮车咔哒咔哒(←这什么鬼拟声词)地碾过久经沧桑的水泥道路
常年累月被盐水腐蚀的路面析出一股标志性的腥臭味
应该是说 是整块属于市场的领域 都散不去它
是否能嗅出人生百态——

有两个小哥哥挑选着刚从货车上卸下来的活蹦乱跳的虾
有个熊孩子趿拉着拖鞋 趁大人不注意一下子跳上了养着海鲜的水槽 又马上被一声吆喝赶了下来
有老 有少 算不上明晃的白炽灯下 佝着腰在一堆湿漉漉的海鲜面前作业
有很多我连名字都叫不上的活物 是别人大半辈子的生活来源
这些起早贪黑的商人们 他们的衣衫与布满茧的双手 是不是也早已烙下无法洗净的咸腥味

市场的入口 魁梧挺拔威风凛凛的詹天佑像 还是高高地立在那里
【虽然是个广州人但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詹天佑他老人家要坐镇在这儿闻咸鱼味儿(←划掉)
——2017.8.25 晚
坐标:广州黄沙水产品市场

——言和《刀剑春秋》
傲骨铮铮#